NEWS CENTER

新闻中心
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» 新闻中心 » 行业新闻
  • 李睿珺说电影永远是拍出来的
  • 本站编辑:杭州米赞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发布日期:2017-05-05 16:05 浏览次数:

         其实录可能有的人觉得,电影应该做很多的加法。但是我觉得电影有的时候就是做减法,其实加法这东西是特别容易办到的,就是技巧去堆砌,然后呢我觉得其实,越是简单的东西可能越不容易做,就是我觉得反而是因为,简单它才会有力量。你可能越多,反而把你想要讲述的东西,给淹没掉了,给削减掉了那力量。然后呢而且我觉得,好的故事好的东西,它应该是浑然天成的,它其实就是特别简单,就是我们可能用了一个特别简单的方式。去讲了一个深刻的道理,而不是说用了一个特别特别复杂的东西,去讲了一个简单的道理,或者讲了一个复杂的东西。其实你看我们现在其实,从我们的日常生活中的所有的积累。包括我们所学的物理也好化学也好,所有的这些功课 我们在上学的时候,其实它 都是前人把这东西,总结的特别简洁的一个公式。让你去学会更加复杂的,一个命题或者什么样,它绝对, 它虽然这个形式很简约,但是不是说这个内容就可以简单。就是说它里面就是因为简洁,所以它里面完全是有机会,渗透进去很多东西。那就好比说白鹤的故事也好,水草的故事也好,还是老驴头的故事也好,就觉得,这是不是单纯的,从表面看是一个环保题材。跟环境有关系,但是恰恰那是一个最表层的一个印象,就是因为这个电影做的简单,它里面其实有很多层次的这个解读,但是其实我觉得就是一个好的作品,就是把生活中一些特别深奥的东西。或者特别复杂的东西,你用一个特别简洁的方式,名列的方式,把它提炼出来。你看中国过去的是,是一个诗歌的国度,那些诗人,那些伟大的诗人用几十个字,就写一首诗,这首诗可以表达很多很多的意思。其实我觉得,好多电影就像那首诗一样,其实它看起来特别简单,就简简单单几十个字,但是它里面讲了无数个东西。所以说从这一点上来说,比如说中国的导演,真的是应该从所谓的传统的,比如说我们中国的文学,以及诗歌里面可以汲取很多的营养,去放在电影或者甚至别的艺术创作中去。这个我觉得中国的艺术家,最不缺所谓的简洁叙述能力。关于电影里边的力量的来源,我觉得其实,更多的是生活吧,就是它有的时候生活的那个东西,你是无法编出来的。就是就是我们脚下的这片土地,它不但可以诞生生命,其实它也可诞生艺术。你包括好的文学,好的比如绘画音乐,甚至电影它都完全可以从这些土里长出来,就好比前一段时间在,贵州发生的这个,哥哥带着自己的弟弟妹妹自杀,写的那封信 , 写的遗书。大家看到时候,你觉得他给你心里面的触动是极大的,但是这个东西你能编造的出来吗,就是大家在发生这个事情的时候,他本来是一个真实的事情,但是所有的这些好像希望不是一个,真是的事情。因为他接受不了,所以说我觉得所有的力量都是来自生活,对于刚刚要做第一部电影的同学,或者朋友们,其实也不要想得那么复杂,我觉得前提在剧作方面要准备的很扎实。恩因为我觉得,对于一个电影来说剧本是非常非常重要的,那怎么写好剧本,我觉得其实你要认真的生活。去观察生活,生活里边其实会有很多很有意思的事情,可能你觉得发现的每一个事情,这些东西暂时会用不到,其实你可以把这些东西记下来的,也许终究有一天在别的电影里面,你未来的其他的剧作里边就能用的到。你比如说,你今天在地球上看到一个比较有意思的事情,那也许未来你要写一个喜剧的时候,把它放在喜剧的剧本里面,也许你看到了一个特别尴尬的事情。你也可以放在不同的电影里边,我觉得生活真的是很重要,就是你要认真的观察生活,学会观察生活。你就比如说,有一天,讲过很多遍了这个例子,有一天我在西土城地铁站,我出来的时候我碰到了一个母亲。特别年轻的一个母亲,她跟她的孩子讲,我把你接到北京来,半个月了,你没有叫过我一声妈。然后我带你去游乐场,我带你去吃麦当劳,给你买衣服,但是你从来没有叫过我一声妈,就这个东西,你听到这个结果的时候,你可以去想象,就是你不需回头你就知道,这个母亲一定是在城里面,把孩子留在家里面,在城里面打工很多年。偶尔一年暑假寒假把他接过来,待那么几天,你可以想象这个孩子生长的环境,那他一定是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的。那他为什么不叫她,就是他经常见不着她,他突然来到这,你突然间让他接受,孩子有一个接受的程度,而且那么长时间没有见她,这些可以扩展开会有很多情节的。包括就是她说他,她为了讨好她的孩子,她可以带他去游乐场,带他去买新衣服带他这个孩子,一直想要她的孩子,那甚至很多天可能也许,她的孩子真的还没有,还没有,还没有做好这个心理准备。而他母亲已经失去了耐心,于是呢她就站在大街上,去教训他的孩子,其实就这些东西。生活中,不经意的一个小细节,但是你要仔细的去琢磨,它的背后,前前后后,它是有很多可以展开。包括我有一天,我去南京的时候,一个朋友,带我们开车去吃饭,正好车停在红绿灯旁边了,停在红绿灯旁边,我坐在车的前排的右座,然后马路边有一对残疾人,就是老年人吧,在那卖场,那唱的真是不错,就是唱的都是一些流行歌曲。然后呢他旁边没有一个人,然后呢就是相隔不到5米的地方,然后围了一堆人,我就看那一堆人,那一堆人到底围的是什么,就有很多男男女女围的,结果我仔细一看,中间是一条狗。所有的人都在抚摸那条狗给那条狗拍照啊,问这条狗的主人怎么怎么样,但是就是相隔不到5米的距离,旁边是一个需要更多人关注帮助的,一对残疾的夫妇在卖唱。没有一个人去关注这俩个人,这个就是我们当下中国社会的一些现实,其实这个都是从生活中来的,就是看我们能不能细心地观察到。另外就是说,作为一个编剧来说,除了就是生活的积累很重要,还有一个呢就是说,想象力也很重要。因为我们的电影其实只有90或者120分钟,我们的120分钟讲清楚。一个好看的故事,还有希望能把表达的东西,全部能在这个里面放进去,其实这个是有难度的。虽然说,我觉得更多的可以先从短片练起,就不要一上来就拍长片,2014年我帮华谊兄弟拍《有一天》,里边的一个段落。叫《礼物》的时候,10分钟,那是我第一次拍短片。我才发现写一个短片的剧本,拍一个短片有多难,如果我们让你10分钟讲清楚,你可能不一定有这个能力,把这个故事讲得很精彩,人物格塑造的很完整。起承转合都很好,铺垫什么情绪,全部都做到位了,节奏把控很好,余味又有,所以说如果要给你一个小时或者2个小时,其实你更从容,还有一个就是我觉得就是多做,电影它永远都是拍出来的,拍很重要。你拍多了它,其实自然的也就会了。关于制片式,我觉得,特别简单,就是根据你本身的,你所要拍摄的那个题材决定,千万不要追求某种形式说,我一定要要一个什么样的制片规模,比如说我就一直说,比如说这个片子本身它需要几万块钱,那你就没必要花20万嘛。那如果说它需要花200万,当然你10万块也做不下来,我觉得是根据片子本身的内容去决定,那当然是在有限的条件下,就要把他做到最好,关于电影文化,就是其实,电影我觉得它不止只是一个娱乐的产品,其实首先电影它是一个,文化产品。因为它当然是一个产品,当然我觉得它是一个文化产品,我认为电影在某种程度上,它除了娱乐的功能以外,它应该更多的还有一点社会的担当或者责任意识在里边。文化的传承也好,它的价值观的导向也好,我觉得它应该还有一些文化意义上的东西吧,就是一个健康的市场其实它应该是包容的,多元的,好比菜市场。我一直在举这个例子,我说一个市场的繁荣是体现在它的多样性上,那文化的产品那当然,它现在里边除了这个娱乐水平外,那还有很多更多的一些东西,属性在里边。